徐冬冬 走性感路线,我也很无奈

徐冬冬 走性感路线,我也很无奈
2018-10-21 02:30 新京报
可谁又能真的知道自己是坚强,还是逞强?还以为自己真的刀枪不入了一见到你就哭了/还以为自己真的无所畏惧了一见到你就脆弱从未听到如此简单直白的阿肆,不再兜圈子,不再难为情,也不再躲进故事和想象的铠甲,因为你的存在,她猛然撞见迷宫尽头的自己。



网剧《余罪》剧照


电影《追龙》剧照


网络电影《大嫂》剧照


曾经有一段时间徐冬冬因情绪不稳,要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最终她靠运动戒掉了安眠药,也化解了自己的负面情绪。 图片来自艺人微博


曾经有一段时间徐冬冬因情绪不稳,要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最终她靠运动戒掉了安眠药,也化解了自己的负面情绪。 图片来自艺人微博

  见到徐冬冬时,她一身运动休闲装打扮,素颜出现在约定的咖啡馆。这就是她日常生活中的形象,出门也懒得捯饬,“我觉得自己没有多漂亮,自然是最美的,那种美,不是说五官有多精致,而是给人很舒服的感觉。”有几次,她在机场被拍到素颜,网友说像大妈,但徐冬冬却毫不在乎,“那就是生活中的我啊,我不想凹造型,只想做一个普通人。”

  与生活中的素颜装扮相比,银幕上的徐冬冬显然更光彩夺目,比如网剧《余罪》中的“大嫂”沈嘉文,电影《澳门风云3》中的骰子王,《追龙》中的玫瑰,《西虹市首富》中的莎莎等。然而,走性感路线,并非她本意,“如果你不红,根本没资格演你想要诠释的角色。只有红了才会有话语权。”

  1 不自信,源于童年阴影

  很长一段时间,徐冬冬性格中的不自信因素主导着她的人生。这种不自信源于她小时候的一些经历。徐冬冬的父母都是普通老百姓,但入这一行母亲起了很大的作用。平时在外面,徐冬冬总会提起妈妈,很少提及爸爸,别人都以为父母不在一起了,其实两个人非常恩爱,只不过“母亲对我的影响太深了。”

  三四岁的时候,母亲就把徐冬冬送到了哈尔滨少年宫学舞蹈,老师觉得她跳得不好,总把她放在最边上,这让徐冬冬从小就感觉“我是最旁边的,我不行”。四年后,她被送到了北京继续学舞蹈,“那会儿我都还尿床呢,就来读预科班了。”

  徐冬冬至今记得,那是她第一次坐飞机,也是第一次吃洋快餐,还是在王府井吃的,当时的哈尔滨还没有,妈妈拉着她就往里拽,但徐冬冬却害怕人多的地方,加上自己是从外地来的怕别人看不起。“我妈就说这里都是有实力的人来的地方,有名的人以后都会进这里。”徐冬冬这才推门进去。她说,学舞蹈时留下的心理阴影,让她特别羡慕那些从小就被老师夸的孩子。

  而这种心理阴影一直强势地盘踞在她的内心。“我就是那种,在任何学校被老师说不行,都会留下阴影。”大学学表演,解放天性,“就像含羞草一样,碰一下就缩。”等到毕业后去见组,还是害羞,不敢在制片人、导演面前展示自己,回答都很官方,叫什么名字,哪儿毕业的,多高,其他就不会了。“别人就会说我来到北京非常不容易,请导演们给我一次机会。我会觉得很傻,这样说有用吗?结果人家就是选了她。”

  2 朋友都知道,我其实很逗

  其实,在演艺道路上,徐冬冬最初接触的是喜剧,“周围的朋友都知道我很逗,你可以去看我的抖音,那才是我本人(的性格)。”对徐冬冬启发最早的喜剧,是大学时演的第一部话剧《母亲的节日》,她在里面饰演巫婆,为了帮邻居母亲收拾不听话的孩子,把灵魂附在邻居母亲的身体上,收拾完孩子后再换回来。大学的这几年,除了莎翁剧、《雷雨》这样的经典话剧外,她主要是演喜剧。

  然而,毕业之后徐冬冬经历了诸多不顺,只能在剧组打杂,做群演。2011年,徐冬冬签约了一家经纪公司,公司的同事说,冬冬你这样不行啊,老演傻大妞这些配角,根本不受重视。徐冬冬也有点醒悟,“想演美女的角色”。但当时的她还是短发,身材忽胖忽瘦的,最胖的时候有140斤,形象又不好。“可能也是赌气吧,就参加了一个网络平台‘足球宝贝’的评选,拍了一组性感照片。”

  对徐冬冬来说,这是一个大胆的举动,“或者说,是又往后退了一步”。她身边的朋友同学很不解,在他们看来,参选“足球宝贝”,不是学院派的孩子应该干的事情。但徐冬冬却看得开,“艺术类院校的学生怎么了,就好像比别人多镶了一点金似的,其实都一样,到了社会,英雄不问出处。”为了给自己争口气,徐冬冬想尽办法让自己瘦下来,吃过药,试过催吐,什么减肥方式都试过。

  她特别想实现母亲的心愿,“妈妈让我很早上学,就是希望我的人生比别人快,大学毕业就可以去闯社会,比别人早成功,她认为我22岁就应该很成功了。”差不多也正是在22岁时,通过“足球宝贝”徐冬冬走上了性感路线。

  3 想尝试莎朗·斯通在《本能》中的角色

  转变发生在2015年。张睿导演有部新戏要拍,觉得某个角色很适合徐冬冬,她看了剧本后很喜欢,虽然戏份不多,但是个很重要的角色,就敲定了演出。这部戏就是后来在网上很火的《余罪》。“这算是我表演上的一个转折,但没想到会这么火。”徐冬冬在片中饰演沈嘉文,一个贩毒头目的情人,人称“大嫂”,可出演时她的实际年龄只有25岁。她说,成熟是岁月留给自己的沉淀,“因为很早就来北京闯荡,有了一些沧桑的气质,和在父母身边长大的那些孩子不同。”

  对于如今走的性感路线,徐冬冬也很矛盾。一方面,她很感恩这条路为她带来的关注度,但另一方面,她也觉得无奈。“到现在都有人觉得,走这条路的人人品不好,但我没办法,我要面对这个问题。”对于现在行业的态势,徐冬冬有很清晰的认知,“在这行里,能演一个差不多的角色,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你不红,根本没资格去演你想要诠释的角色。只有你红了,才有话语权。”徐冬冬不想打破目前的定位,“哪有那么容易,你有一个定位,再把它拆了,重新定位,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需要很多的精力。我不是这样的人,当然我愿意去突破自己,但我身体里大部分的思维是随遇而安,顺其自然的。”

  虽然出演了很多性感角色,但徐冬冬对表演尺度有自己的要求,“很多镜头都有替身,点到为止,不只是我的经纪人会去帮我要求,我自己也会有这方面的约束。”徐冬冬很喜欢电影《本能》,她也很想尝试莎朗·斯通饰演的那类角色,“她那个角色是有深度的。”

  因为走上性感路线以后,外界对徐冬冬有很多误解。她之前学校的一些老师对她都不太认可,采访过程中,徐冬冬多次强调,不要涉及之前学校的事情,“我不想打扰到他们,我挺在意自己亲近人的感受的。”

  4 差评,导致情绪失控

  在过去的几年,徐冬冬的奶奶因病去世,父亲身体不太好,姥姥脑出血,刚做了开颅手术,“我来北京上学就是姥姥出的钱,她生病我很难受,再加上家里现在的状态,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而工作中的一些负面情绪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去年,徐冬冬主演了网络电影《大嫂》,上线后,网友们的差评随着弹幕迎面朝她袭来,“台词是硬伤”“你根本没有大嫂的气质,就是泼妇气质”……“屏蔽这些负面的声音,是做这行最基本的能力,但这个能力其实挺难学的,总会有一些不稳定的情绪在。叫我‘大嫂’的是你们,觉得我不配当‘大嫂’的也是你们。”

  公共场合,徐冬冬大部分时间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在私底下却经常情绪失控,“有时因为一个帽子丢了,就跟他(经纪人)哭,发脾气,其实就那么点儿小事。”事后,徐冬冬也反思过,可能是前一晚吃了安眠药的原因,如果睡得不好,就会很躁,控制不了。

  2016年,徐冬冬在拍电影《追龙》时,数次失眠,因为第二天还要拍戏,就开始吃安眠药。那段时间,她每天都要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有时甚至是两片,“都怀疑自己得抑郁症了。”经常吃安眠药让她产生幻觉,感觉自己是飘的,灯都变颜色了,灯上好像长出了一枝花。“我控制不了它,但它能控制我。”于是,徐冬冬决定戒掉安眠药,用运动的方式来化解自己的负面情绪。

  有时候凌晨两点,徐冬冬还在健身房,“哪怕困得不行了,也得去。运动不是为了让自己有多美,最重要的是状态。”

  5 有一天,可能选择回家种地

  不久前,徐冬冬录制了一段视频,称有一天可能会退出这个行业,因为打拼太难了,想回家种地陪父母。她说,前段时间刚看到一则新闻,横店一位同行因过度劳累在工作期间猝死。“上班族是一天8小时,我们基本都是12个小时,如果剧组为了赶一个景,12个小时也打不住,有的18个小时都很正常,心脏跟身体受不了。”她说,这么多年一直没有陪在父母身边,应该多留时间陪他们。

  而父亲则更希望女儿有一个安稳的家,“哪怕在哈尔滨有自己的一套房子,有老公,有自己的事业就好了。”对于爱情,徐冬冬表示会顺其自然,“我现在把爱情看得并不是很重要,也不是必须要去经营的方向,最重要的是多攒一点积蓄,在父母需要我的时候,能给他们一点安全感,但现在我还没有完全做到。”

  问她,更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粉丝曾给我起过很多昵称,冬冬、冬瓜、大嫂,我最喜欢的是‘冬瓜’。小时候,总觉得叫‘冬瓜’,会让人觉得自己太面。”但是后来她觉得“冬瓜”的外形给人的感觉很敦厚,“就想做一个敦厚老实、平静平和的人。”

  就像她的微博头像,那是她16岁时在北京西四环一个商场旁拍的,背景里有很多鸽子,“我想永远保留自己不忘初心的瞬间,想永远看到自己的眼睛是清澈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徐冬冬追龙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